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 ↑ページトップ |

[DRRR!!][临静]全年无休

2010.01.23 22:07  自给自足才是根本

8CBA1C8782867D9FB1EDDA1635A1CF97_20090630100839.jpg
一个表情胜过千言万语。
相信大家看完也是一样的心情……我就不多说了。
那么正文见追记。(沉痛

全年无休

此处乃池袋的一个小小角落,这块区域如此之小,放到全东京的背景下观看,无非是地图上肉眼难以寻觅的一点,遑论世界范围之内。既然如此,说地球上与其相似到99.9999999%的区域有无可计数个也不为过。而无论根据常识还是理论定义,相似这个概念都是双向的,也即是说,其他角落发生之事可能与此地上演的戏码暗然吻合,而此处发生的事,或许也不过是许多相似场景中的一例而已。
比如说,是了,因某些千丝万缕的因由认识了相同的人,并为这某些人的行为头痛不已的劳苦群众,阴差阳错之下于同一时间来到这一地点,不自觉地开始了抱怨大会这样的事——



“……唉。”
矢雾波江用约等于无的力道叹了口气。因为是“约等于”而非完全没有力道,所以难免被人听见,且因为这声音过于细若游丝,反倒引起了旁人注意。
“哦哟,小姐,有啥不顺心的吗?”
柜台后人老板笑眯眯地问道。
在这种洋溢着平易近人亲切气息的小饭店吃饭,总是免不了被打探细微举动下隐藏的原因。波江本是严谨冷静之人,按说毫无理由会在这种地方对这种人道出心中所想——然而,在那次事件后几乎不回池袋、甚至不外出的她既然专程到了这家称得上池袋名胜的露西亚寿司,可见眼下事态已经稍稍脱离正常情况了。
她微微眯起眼,看着老板毫无恶意的笑容,又看看墙上挂着的“全部时价”的标语,突然狠狠地砸下了拳头,握在圈内的酒杯碰到桌面时发出莫名巨大的响声,宛若某种标明事件开端的信号。
“……所以说这世上怎么会有那么烦的人啊!”
她用仿佛使用了腹式呼吸法般高亢雄浑的声音吼道,所幸现在时候尚早,店内除了她并无其他客人,否则一定会引起众人围观——话说回来,要是被熟人看到,一定会以为眼前的矢雾波江是个冒牌货。她固然有着相当暴躁的一面,但这种不良少女似的发泄方式绝不是她的风格。罢,或许她就是为了躲避熟人才到这家以前嗤之以鼻的店来的,过多追究未免无趣。
“小姐,有啥不顺心的吗?”
老板再一次笑眯眯地问道。
“也没什么特别的……”
“跟男朋友吵架了?”
“谁有功夫去跟蠢男人交往,我爱的只有诚……咳,是上司啦,烦死人的上司。”
“那个杀千刀的混球上司怎么了吗?”
或许是这种说话方式取悦了波江,她喝了口酒,敞开了话头——


~矢雾波江的证言~

要我说,那家伙根本就是个乳臭未干的小鬼,完全不懂得人情世故。好吧,的确我们差不了几岁,我也不得不承认他在工作上很有一手,会赚钱,跟人干起架来也不差。综合评价的话,脸也长得挺好。你说有这几样在当今社会就能混成人中龙凤了?啊没错,完全没错,谁叫这是个肤浅的金钱社会呢。不过啊,要活得像个人样,只这几样还完全不行啊。看老板你这笑容,是知道我要说什么了?先说清楚,我可不是那种成天胡思乱想的小姑娘,不过,唉,我要说的就是那玩意儿啦,就是那啥,爱情。
那小鬼虽然冷血,为了满足工作需要,把妹技术可是修炼得炉火纯青。这种人老板你也见得多了吧,看着越像情场高手,骨子里越是不懂爱情。那混蛋就是这号人。
嗯,完全不肯坦诚面对自己感情的蠢材。
那家伙有个高中同学,两个人从那时起就成天你追我打打闹闹,就到了现在,一见面都还是得动拳头掏刀子。对方到底怎么想我不清楚,不过我家那小鬼……明知对方讨厌自己到了见了面就想揍揍死了还要碎尸的程度,还天天跑去见人家,见就见吧,还找什么理由说要去嘲笑别人。嘲笑个鬼,他那种一想到可以见面就笑得跟朵花似的还死鸭子嘴硬说讨厌的蠢样才可笑好不好。
说归说,虽然伪装得很不成功,可要能伪装到底,那还算过得去。可他每天回来都为又被对方了哭丧着个脸,蹲在墙角气氛阴沉得都能辟块儿磨栽培地出来了。不仅如此,还成晚在人耳边念叨“你说小静他怎么就这么讨厌我呢”“我这么天天往那边跑他怎么还不明白”“这么多年都没进展怎么办啊”……害得我为了不耽误工作还得安慰他——老娘是拿了你的钱,可我做的是秘书不是保姆的啊!你这混蛋适可而止啊!毫无保留地还真不拿我当外人儿了是吧!
……抱歉,喝多了激动了点。
总之,这家伙天天如此,而且毫无悔改之心。今天也是一大早就……唉,明明昨天好像受了特别大的打击的。看来晚上又得费神充知心姐姐了。
所以说,小鬼就是小鬼,喜欢什么的坦白说出来不就好了。天天找抽也不嫌累得慌……虽然我觉得他被拒绝是板上钉钉的事。
诶,我刚才无意间透露了上司身份?……对方身份也?
……忘掉它。一切都是错觉。


“哈哈哈,放心吧客人,干咱们这行口风不紧可不成。而且照你所说……我要真说出去了,恐怕会给当事人扔去填东京湾呢。”
波江正犹豫着是否要吐槽对方关于职业操守的说明,外面突然传来了怪模怪样却别有一番风情的蹩脚日语,她依稀听出内容是“小哥,好久不见,进来吃点东西吧~哦这不是汤姆先生吗,没和静雄在一起还真是难得啊。要进来坐坐吗?哦哦感谢赏脸,客人一位~”
因为这话里出现了难以置之不理的名字,门帘被掀起时她不由抬眼瞟了来人一眼。一个满脸疲倦发型诡异的中年男人。本想就这么置之不理,对方一声长叹却勾去了她的注意力——只因这一叹中包含的气息让她产生了些莫名其妙的亲切感。
怕是早已明晰方才她所吐苦水中主人公身份的老板看着来客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一边张罗茶水一边旁敲侧击地把话题往某个方向引(察觉到这点的波江不由想着这人还真是八卦),“汤姆先生,今天工作结束得可够早啊。果然静雄给帮了很大忙吧。”
所谓正中红心说的就是这句话,话音刚落,汤姆就疲惫不堪地长出了一口气,同时含混不清地嘟嚷起来:“的确托他的福很快结束了工作……明明正午之前就结束了工作了的……我宝贵的休息时光啊啊啊。”
“……看来是个会添麻烦的部下呢。”
明丽的声线钻进耳里,汤姆不由抬起头看着几个座位外模样精干的女性。
老板哈哈笑起来:“刚好刚好,这位小姐正为上司的问题头痛得不得了,你们也算同病相怜,能在这见到也是缘分,犯不着顾忌。咱么也是老交情,要不就说说到底出了什么事吧?”
汤姆沉默几秒,挠着头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以一句例行的“这话只能在这儿讲,你们可别拿出去乱说啊”开了头,絮絮叨叨地回忆起来——


~田中汤姆的证言~

说到我那个部下——为了保证生命安全我就不说名字了,老板你也别露底——除了蛮力大点脾气爆点,基本还算个懂事的家伙。…其实这前两样,根据工作性质还真不能说是缺点。总而言之,是个相当有用的下属。
……如果不是那么喜欢跟人吵架的话。
说实话,作为个在池袋混的男人,要不跟人干架的确是不太现实。但既然是个爷们儿,干就干吧,干完就忘才是正道。嗯,大部分时候他的确如此,把人揍得老妈都认不出后就拍拍手跟个没事儿人似的又去揍下一批霉鬼了。不过,唉,凡事总有例外。而这例外就是我烦恼的根源啦。
别看我语气轻松,这事儿可一点都不好玩。
老实讲,这孩子不发飙不打人的时候还是挺可爱的——我这么说可没安什么坏心,别误会——所以他叫我去喝酒的话还真不好推托,毕竟我一没妻二没小的回了家也是闲着。嗯,昨晚也是这样。顺便拣了个酒馆坐下,喝了几杯就开始天南地北地瞎说。这位小姐,你可别那副表情,男人嘛,喝起酒来都是这样的,你那上司也这样吧?什么?你说他是灌起果汁发酒疯?……好吧当我没问。
不管平时啥样,人醉了就是管不住自己那张嘴。年轻人就更是这样。就拿昨晚来说吧,他又开始抱怨自己那个老友了。当然,他自己绝不会承认跟对方是朋友,天天挂在嘴上的就是要揍死人家,揍死了还要碎尸,我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啦,可就没看见他付诸实践。说起来,真讨厌的话把人天天挂嘴边干啥啊。嗯小姐你怎么突然笑了?我说了啥奇怪的话吗?别在意?好那我继续……嗯其实也没啥特别的,只不过昨天他好像特别生气……不与其说生气不如说郁闷……或者说伤心……?好吧最后那个肯定是我的错觉。反正不管他怎么想,永远都是死鸭子嘴硬,就跟……大小姐脾气口是心非的女高中生似的…小姐你怎么又笑了,你看着不像笑点这么低的人啊?…咳,反正他就一个劲地念叨“说过多少次叫他别出现在老子眼前了,还真以为自己有魅力是吧。混蛋谁想见你啊”“汤姆先生你也看见了,那混蛋根本就是来找抽的吧。行啊自寻死路的话我随时乐意效劳……可……妈的这混蛋到底是来干嘛的”……说这些话时他眼神到处飘脸还红了……我说这到底什么事儿。虽然他那样子真是蛮可爱……说过我没安坏心你们不要这么盯着我。
然后今儿早上。嗯不知为啥他一直心神不宁的,好像在等什么,又好像在害怕什么,掺杂起来就成了情绪暴躁,所以一会儿功夫就把拖债的家伙们打了个落花流水。我正想着能得闲玩一天,没想又被拖去喝了……不过担着个抱怨接收机的角色我也不能喝多少,我可知道这家伙酒量不行,保持清醒最后才能送他回去。于是听了几个小时的抱怨,我好不容易把他弄回去了。想着也就这儿能发泄发泄,就来啦。
所以说这到底算啥事儿。
……所以说你们干嘛笑这么开心。


“哈哈哈,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老板给两人满上茶水,似乎毫不介意他们完全没点菜。兴许是觉得听听八卦足够开心,不攒钱也无所谓了。
“嗯哼,到底发生了什么呢?”波江撇开茶杯,示意老板再来壶清酒。
“是啊,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汤姆见状,也挥挥手要了瓶酒。
“要不去问问情报贩子?”老板仍然笑眯眯的,让人完全猜不透他心中所想。
“老板,你这玩笑可开大了啊。”波江不紧不慢地回了一句。
看着这默契十足的两人,汤姆完全云里雾里,正想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帘外又是一阵响动,听声音判断,这次来的是一男一女的双人组合。
“呜哇,仔细一看你还真是买了一堆新刊呢,游马马~我看看我看看,哇,这座十八禁大山是怎么回事?自重啊游马马~”
“讨厌啦狩泽,自重一不能吃二不能穿的~而且你好意思说我?看看你那堆YAOI本啦,我看看我看看……呜哇,这不全是腹攻傲娇受的组合嘛,你什么时候萌上这种的呀。”
“哎呀我可一直是博爱主义者哟,只不过嘛,因为一点小刺激对这种组合的爱突然汹涌澎湃啦。”
“小刺激?什么什么,很萌的新作?”
“不是啦,只是昨天,我看见小静静和临也君……”
说着这样的话走进店里的狩泽理绘华,瞬间被三人饿狼般闪闪发亮的眼神捆了个动弹不得。


~狩泽理绘华的证言~

问我昨天到底看到什么了?怎么了怎么了,果然大家都觉得小静静和临也君之间就是所谓的Boys’ love吧,哇同好美!终于找到同好了人家好欢乐!……诶,不是?只是单纯想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讨厌啦骗谁啊,你们眼里的腐气荡漾得都快溢出来了……诶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你们只是单纯的八卦?……那啥,这根本就是半斤八两嘛。(笑)
好啦,难得有人愿意听,我就告诉你们好啦。
咳咳,“以下发言由狩泽理绘华独家提供,言论中一切不可思议部分皆为主观脑补,如有雷同,纯属缘分。欣赏本节目时,请于距本人三米远处收听。圈外人士和腐物过敏者请适度调整情绪,冲动围观只会导致不良后果”……讨厌啦人家只是随便学学而已,游马马你不要那么正经地说我GJ啦。
嗯说起来其实也蛮简单的。昨天游马马没和我一起,我在虎穴又败了太多东西,提得很累又没钱去女仆咖啡休息,于是就随便找了条小巷子坐着发呆……说起来真是难得的货真价实的发呆呢,完全没脑补也没想入非非……然后,嗯,然后就看见小静静和临也君一前一后地过来了。
当时我真是吓得好像初次见到赫[哔—]的劳[哔—]斯一样呢,虽然马上想到逃到安全区域去比较好,但手边东西太多、我那会儿又慌得手脚不听使唤,所以又惊惶得像EP3结局发现自己上了贝[哔—]朵当的战[哔—]一般啊……对不起失态了。嘛总之就在这时,我发现他们根本没注意到我,而且……根本就不像要干架的样子。反而……呃怎么才能浅显地说明呢……看他们的表情和动作,完全就是“哇FLAG竖起来了!”的感觉呢。
呃,完全不明白意思?……听下去就好,应该会明白的?
因为真是非常稀有的景象,所以我就躲起来继续偷看了。
当时小静静非常生气的样子,这倒没什么不对劲,问题是临也君——嗯平时这种情况的话他可是会一脸嘲笑地激小静静的吧,当时他虽然也在笑,而且不仔细看的话跟平时也没啥区别,不过既然我都冒生命危险在偷窥了,不观察仔细一点不就太对不起自己?于是在仔细观察之下,我发现临也君好像、不、绝对是很紧张。平常进行到这地步,他早为保证自己人身安全挥挥手跑回新宿去了,但昨天,我看他不仅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黏小静静黏得紧紧的好像怕人家从此再也不理他似的……哎呀你们不要这种表情,都说脑补因素很大啦虽然我觉得的确是那么回事嗯。
至于小静静……嗯一副随时都可能哭出来的样子,因为不想被临也君看见所以一心想摆脱他吧。可~是~呢,阅览群书如我自然就知道,这时候临也君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步的~只要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等小静静坚持不住哭出来时就是临也君的胜利啦!到时候想做什么都可以哦!(心)
——期待着这样那样的事情,我继续偷窥着。
你们脸上写着我在发白日梦哦?可惜可惜,确实发生了哦。
发生了什么?呜哦,那可是不管对谁而言都是绝大超展开的发展哦。呜噢噢噢噢怎么办好激动好激动没办法好好说话了——!简略陈述可以吗可以吗真的可以吗好那我就说啦……!
小静静终于憋不住哭了于是临也君乘虚而入把小静静按在墙上哇当时气氛真是好到不行呢而且两人的嘴唇只有那么0.0000001毫米了!哇当时两个人的姿势啊!真是的~那个小静静居然乖乖地被按着呢~两手被束缚的样子真是超~萌的。
……诶你们都一副很荡漾的表情哦。这样好吗你们都是普通人吧。游马马你虽然不是普通人不过一向不喜欢腐的吧。我说你们真的不自重不行啊。
下文?
嘿嘿。
这才是真正的超展开哦!
————————小静静突然反应过来,一脚踹飞了临也君然后跑掉了呢!
……诶你们都一脸毫不掩饰的失望哦。这样好吗误入腐圈可是很危险的哦。游马马你为什么咬牙切齿地开始画图了。我说自重虽然没法吃没法穿但真的是蛮重要的啊。喂。
不过小静静跑掉时的表情超萌的诶!脸通~红的!临也君昏过去了没看到真是可惜~
嗯,到底出了什么事?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啦,毕竟他们几乎没说话……不过根据书本经验——啊可不要问是什么书哦——大概是临也君说了什么让小静静真生气了吧。什么,一直都是这样?哎呀,所以说你们道行浅,你们还真觉得一见面就打是因为讨厌对方啊?真讨厌的话,采取无视态度不是更省心?他们根本就是小学生性质的吵架啊,明明喜欢却又死不肯承认……诶怎么你们都笑了。
嘛,总之虽然闹得蛮大的样子……
也无非是一般的情侣吵架吧。嗯。


“啊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情侣吵架吗。啊哈哈哈哈。”
“嗯哼哼,情侣吵架……呢。嗯哼哼哼。”
“啊啊啊,怎么会是情侣吵架……唔我可没有失望啊不要这么看着我!啊啊啊怎么会……”
“哦哟,情侣吵架?这样的话就说得通了哟。”
最后一句话来自走进来的赛门。
“嗯?说得通是什么意思?”
“啊,因为我刚才看见他俩了……啊哈,就是一副用吵架后的情侣才能形容的样子呢。”
“……抱歉,以防万一我姑且问一下,”举起手来的狩泽眼里闪着莫名的亮光,“你有看清楚……他们在往哪儿去吗?”
“唔……好像是静雄家的方向?他很不情愿的样子,可还是被临也牵着走呢。”

片刻的安静。
此时夜幕早已降临,店内也已座无虚席。因此,这一小块的沉默显得格外突出。
也因此,沉默后的爆发,迎来了全店客人的注目。

“什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


池袋。某公寓。

“啊啊,亲爱的塞尔提你终于回来了,工作辛苦啦。在这毫无情调的地方苦苦等你一天,我可真是切身理解了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含义呢——说起来,还真是比平常晚了许多呢,碰上什么事了吗?”
塞尔提迅速地在PDA上敲出几句话拿给新罗看。这个简单的动作不知为何充满了沉重的无奈感。
“嗯……”新罗眯起眼发出了意味深长的声音,“你真是劳苦功高。”
‘还不都怪你。’
“诶,这跟我没关系吧?”
‘是你朋友吧。’
“呃……其实顶多算老同学?都没怎么来往了。”
‘少来,明明还把人弄回来治疗。’
“好吧……不过不管怎么说,这跟我没关系吧。”
‘如果高中时你就把事情理清了,现在还能这么麻烦吗。’
“哈……这可难于登天啊。我可没那本事,还是麻烦老婆大人你……咕……!”
塞尔提不动声色地收回嵌进新罗腹部的手:‘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那…你可以对我抱怨?”
‘不,我并不是觉得烦。’
“那是……”
‘我有偷偷录下他们跟我抱怨时说的话,’塞尔提掏出手机,‘要听吗?’
“亲爱的你什么时候染上这种爱好了这可要不得啊……咕…!”
‘少废话。’调出文件,‘给你听这么好玩的东西,你可得感谢我。’

哔。
沙沙沙。


~当事人•折原临也的证言~

所以说啦,小静怎么就这么开不起玩笑啊,我只不过是在蛋糕里放了芥末和辣椒酱给他吃而已啊……诶,很过分?讨厌啦快递员,比起栽赃嫁祸来这可是无比温柔的小把戏不是吗?再说,小静眼眶盛泪脸红红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我实在忍不住想看嘛,用其他方法又太费力……虽然利用他喜欢吃甜食而且月末了手头没钱骗他吃是有点那个,但啥都不想就上钩了他也有错吧?虽然久违地看到他坦率的样子是很好啦……咳。
好吧就算这事是我不对,但我可有好好道歉哦?有追着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跑过几条街就为了道歉啊虽然我完全没说对不起还在一直激他。但我真是满怀歉意的啊。都是小静太可爱了逼得人情不自禁要气他的错啊,我是清清白白的哦。
追着追着就到了一个人都没的小巷子里。
快递员你虽然这副样子,好歹也看过些言情八点档吧?不觉得事已至此不做点什么简直对不起上帝的安排吗?虽然精明如我不可能没考虑到被过路人看见了这种可能性……啊啊~可谁叫小静那么可爱啦,夕阳照射下的泪眼和绯红的面颊什么的…嘛虽然这都是那加了料的蛋糕闹的跟我没啥关系…啊真是够了!这种情况下不动手简直不是男人是吧!
小静完全没有抵抗呢。以前虽然也有过类似情况,不过多多少少他都会象征性地反抗一下啦……所以,哇真是吓了我一跳。
……虽然这全是假象。可恶。结果还比以前任何一次都惨多了。呜呜呜可恶。
……被踢那一下真是疼死了。虽然很感激小静没踢要害。可是。呜呜。
……所以说小静到底为什么会那么生气啊!呜哇啊啊啊啊。


沙沙沙。
哔。

“……呜哇,这真是临也吗。”
‘千真万确,如假包换。’
“嘛从做事风格判断倒的确是他……不过静雄的确不像是会为这种事发大火的人。”
‘是吗?我觉得他已经很生气了。’
“嗯看起来确实是这样……不过他要是真生气的话,才会想离惹了自己的混蛋越远越好,连打都懒得打呢。”
‘这样的话,要听听静雄是怎么说的吗。’
“嗯好啊。”

哔。
沙沙沙。


~当事人•平和岛静雄的证言~

……临也那混蛋究竟想干嘛!
啊?呃……不,把戏什么的怎样都好……问题是他说那什么混帐话!
什么话?……不,就算是你也不能说。
混蛋,搞得我今天一天都心情不好。
喝了几大箱啤酒都不解气,这不,出来散步遇见你了。
……总之下次见面一定要揍扁他!杀了他!碎他尸!

沙沙沙。
哔。


“呃、没了?”
‘不是每个人都像折原临也那么啰嗦。’
“这样听了我完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嘛。”
‘不过很好玩吧?’
“临也是很好玩……不过还是能知道,静雄是因为临也的什么话生的气吧。”
‘嗯。你觉得是什么?’
“是什么呢——没头绪呢。”
‘明明一脸成竹在胸的表情。’
“嘛,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大概是——”


时针稍稍回拨一天多。
折原临也微笑着递出手中的蛋糕,缓缓地用微风拂过似的柔和语调说。
“我爱你哟,小静。”


‘………………骗人吧。’
“小的岂敢骗你啊,老婆大人……咕。咳咳咳…真的啦。高中时就发生过类似的事儿了,临也假装告白耍了静雄,那次静雄超生气的,我几乎没见过他那么生气的样子呢。”
‘有先例还上当啊。’
“可能是忘了吧,静雄记性不太好嘛……不过说实话这种事怎么也不会忘吧……嘛其实我觉得,静雄根本就是——”


平和岛静雄愣了一愣。
然后犹豫着伸了手。
指尖微微发抖。


“——喜欢临也呢。”
‘呜哇,能不能不要做这么可怕的推理。’
“不是推理,是实话实说。而且啊……”
‘而且?’
“临也那家伙,其实心里喜欢静雄得不得了啊。的确他老是在骗他,不停把他置于危险之中,不过,其实是笨拙得不知道如何对待自己的感情而已啦。嗯,就像小学生一样呢。两个都是。”
‘……笨蛋啊?’
“嗯,是笨蛋哦。——不过即使是这样一对傻瓜,也好好地一块儿过了这么多年呢。难以置信吧?虽然老是在吵架,虽然不停说着讨厌对方,虽然好像永远没有和好的那一天——”


时针拨回一个小时前。
“小静……!……呜哇,终于找到你了。”
“干嘛啊,临—也—君——”
“……就算你那么凶神恶煞地叫我……心里想的都写在脸上了哦。……好啦,昨天是我不对,行了吧?”
“行你妹!混蛋你完全没有道歉的诚意啊!”
“真是的小静,不要这么疑神疑鬼的嘛~……诶等等,不要去抬自动售货机啦!不要!等……!诶小静?小静你怎么了?崴了脚了!?喂小静你站稳啊别被售货机砸了……!小静啊啊啊啊!”


“——但是呢,其实早就对对方的心意一清二楚啦。”
‘这样说来,静雄因为被耍了而生气就不合理了吧?’
“唔,毕竟是他们两个,所以也没有很不可思议吧……毕竟都是感情面格外笨拙的人。反而会因为这样的事引起格外大的情绪波动呢。”
‘也笨拙得太过分了吧……’
“嗯,不过这才像他们嘛。永远不肯大大方方地坦诚心意,明明无比在意对方,却老是假装看不顺眼,被伤害了又要跟旁人抱怨不停——”


——此处乃池袋的一个小小角落,这块区域如此之小,放到全东京的背景下观看,无非是地图上肉眼难以寻觅的一点,遑论世界范围之内。既然如此,说地球上与其相似到99.9999999%的区域有无可计数个也不为过。而无论根据常识还是理论定义,相似这个概念都是双向的,也即是说,其他角落发生之事可能与此地上演的戏码暗然吻合,而此处发生的事,或许也不过是许多相似场景中的一例而已。

“吵死了混蛋!别过来!”
“好啦好啦别闹脾气啦,总之先去你家吧。”
“不准去!”
“你一个人回不去吧?还是说你想去旅馆?嘛这附近的旅馆可都是……虽然我很乐意啦。”
“……闭嘴!吵死了混蛋!”
“真是的小静,口是心非也要有个限度啊~”
“啰嗦!杀了你!”

是了,比如说,某种让身边的人头疼不已、却也为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感到乐趣横生的,要说随处可见却又难以寻找,说罕见,这里却就有一对的组合。

根据上述所有证言,总结陈词。
判定为。

“老是吵吵闹闹打打杀杀,全年无休的笨蛋情侣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コメント(1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ページトップ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初代目啊,我完全是另外一个表情,眼睛里流出最上川来了呢……波江GJ!汤姆叔GJ!狩泽姑娘GJ!赛门GJ!成语辞典GJ!笨蛋情侣赛高![删除]临也真的好吵www[/删除]
……认真考虑考完试去玩海猫否则看不懂捏他了

红桃 | URL | 2010.01.23 22:50

No title

……我唯一的感想是你的乱码看得我好辛苦。

空想君 | URL | 2010.01.23 23:04

No title

你比我萌多了!萌死了T口T!……还有字数也……
所以我没信心了我不写了。(躺

藍仔 | URL | 2010.01.23 23:15

求你去被小静静揍成光腚。

空想君 | URL | 2010.01.23 23:23

No title

……我后悔昨晚看了娘子你这混球害我鸡血失眠!你赔我!赔我!!
我爱你呜呜呜呜!!!求嫁!!!!【自重

相公 | URL | 2010.01.24 09:49

No title

相公嫁娘子是个什么逆法啊你以为你许仙吗!(靠

空想君 | URL | 2010.01.24 12:58

No title

许仙哈哈哈哈哈!(你乐什么

藍仔 | URL | 2010.01.24 17:20

No title

这篇文很萌,,于是求授权转载 TVT

请求转载至百度贴吧 临静吧。 ★

http://tieba.baidu.com/f?kw=%C1%D9%BE%B2

保留您一切的权力,您随时可以要求删帖~!

如果拒绝的话也请答复一声。谢谢【鞠躬】

澄DAISUKI | URL | 2010.02.20 19:23 | 編集

No title

啊咧居然就有这个吧了吗这种找到战友的满足感……!
于是请转吧不用客气。

空想君 | URL | 2010.02.20 22:16

No title

谢谢 TVT 虽然这个吧刚刚进入正轨。。

也欢迎你时常去转转

澄DAISUKI | URL | 2010.02.21 11:37 | 編集

您好,我想申请转载亲的文章到
☆永恒の梦☆论坛
http://www.eternalyume.com/
不知道亲愿不愿意?^^

狐狸 | URL | 2010.05.12 14:47

不好意思现在才看到……
转载没问题哟,注明作者和这边的地址就可以了W

空想君 | URL | 2010.05.14 13:08

谢谢你的说~~~亲一个XP

狐狸 | URL | 2010.05.24 20:50 | 編集

コメントを書く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

↑ページトッ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ページトップ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