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 ↑ページトップ |

[DRRR&东方&working]愚人节短打

2010.04.01 21:29  自给自足才是根本

CP参见右侧栏。
虽然就字数来看我似乎比较偏心百合,但请相信我觉得自己从头到尾都在写一个CP……?这种可恶的相似度啊呜呜呜。
顺便说每次我码字川外都会断网搞得我不得不顶着WLAN的高额网费来更,我真是感到压力很大啊。
又顺便说,小标题是胡诌的,大家莫要在意。
……再顺便说,working什么的我知道很冷所以这就是传说中的推广用意……大家一定要去看TVA啊啊啊!记得4月4号,传奇JQ降临!(够

[临静]いたずら

“呐临也,你知道××的电话号码么?”
“啊?”
××是同级某个女生的名字——长相普普通通的姑娘,学习勉强算个中等,其它方面也找不出什么特别的优点。就算注定成为伟大情报贩子的折原临也,也不过是出于情报储备的目的才对她有那么一丁点儿了解,所以他看回岸谷新罗的表情充满百转千回却明目张胆的揶揄:“怎么,看上人家啦?”
新罗坦然地两手一摊给了否定回答:“怎么会呢,我对塞尔提的心意天地可鉴。”接下来扶镜框的动作则带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阴险意味,“看上人家的是静雄啦。”
“嚯——”临也感到胸腔里有什么东西一扑腾,不自觉就在语尾拉出个柔软的长调,顺手还把小刀戳进桌里好几公分,“怪物还会喜欢人啊。”
“静雄不过是肉体异样了点,精神和心理方面大致跟常人无异。这可是医生我说的,别怀疑?”
“信你啦,这样才比较好玩嘛。不过既然都敢打电话了,约出来面地面地说不是更好?”
“难得你会为静雄着想啊。”
“我只是觉得会比较有趣。”
“要讲到精神层面,无容置疑你才是怪物。”这么说着,新罗倒是满面喜色,“那,电话号你是知道不知道?”
“当然知道。”

流利地背出一串数字,看着新罗把它们输进手机准备发给大概正在屋顶为告白发愁的静雄,临也无聊得咬起了吸管。
而随后他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又突然兴高采烈起来。
“啊新罗,我记错了,你先别急着发。”
手指一下下敲在桌面造出了跃动的节拍。
我期待着呢,小静。

“那个……呃……我喜欢你。”
他靠在体育仓库的后墙上,听着手机里熟悉的声音编织着陌生的内容。平日的粗野鲁莽消失得无影无踪,声调不知是刻意做出还是最本我的柔和,语速缓慢地斟酌着措辞,一个字一个词说得小心翼翼。
“也许你不记得我了……不,不可能不记得吧,那时候吓到你了真是抱歉……手帕已经洗好了,改天还给你吧。
“虽然有点唐突……不过,那个……呃,请跟我交往好吗。
“我知道大家都怎么看我,也知道你肯定很害怕我,但是,你是第一个对我那么温柔的外人……所以,呃,抱歉,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唔哇小静果然是个傻瓜,这种时候道歉是想怎样啊。而且不要完全不听回应一股脑自说自话好吗。
临也伸伸舌头在心里吐槽,同时耳边传来像是要聚集勇气的吸气声。

“我喜欢你。”

脑袋里好像突然刮起了台风,视网膜上的景色失了焦,耳畔嗡嗡嗡只剩一片杂音。
这就是所谓的排异反应?因为听到了太不习惯的东西。哎呀哎呀,会烂耳朵的啊。
折原临也微微合上眼睛,深呼吸了几下后确定自己有些心律不齐,这让他感觉一切都被被无限拉长,而事实上过去了的时间不过十秒。

然而对一个告了白等待回复的人而言,这大概还是有点漫长。
未来的无敌情报贩子可不是会让人等的坏人啊,于是临也好好褒奖了自己一番,哼笑一声后在第十一秒开了口。

“可是我讨厌你啊,小静。”
“……——!”

他兴高采烈地想象着电话那端静雄由惊愕转向愤怒的神情和突然绷紧了全身的模样,想象着他猛地捏紧了手机几乎要把这弱不禁风的高科技产物捏碎,最后却还是一点点收回力气,努力得满脸铁青青筋乱跳然后冲着话筒嘶声竭力地怒吼——

“临——也————!”
他满意地听着自己的名字,然后把不久前从来堵自己结果反被抢了的小混混那拿来的手机往地上一砸。翻盖机瞬间摔成了两半儿,本机那部分显示屏却还奇迹般的亮着。

然后他悠闲地仰头看起了天空。
“最讨厌你啦,小静。”

手机屏幕上的“4.1”闪了一闪,接着彻底熄灭了。


[辉红]ただ一つの

看到慧音一脸凝重走进屋里的时候妹红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紧张,因为她后面还跟着永远亭的兔子。这种事以前发生过几次,而每一次她们带来的消息都是“好不容易采集的食材被蓬莱山/公主抢走了”,兔子是来道歉的,不过那家人似乎就喜欢给这只名义上的领头兔难堪,所以补偿措施什么的完全没有。妹红固然对辉夜横竖看不顺眼,但恨屋及乌到底不是她的风格,所以最后只好好长一段时间没吃的。不死者的确没有进食的需要,但品尝美食是妹红的爱好,而爱好被剥夺了对永生的生命而言未免就太痛苦了点——所以,总之,藤原妹红看着走进来的两人,心惊胆战地咽了口唾沫。

“妹红……”慧音说,“你一定要保持冷静。”
“嗯。”她捏紧拳头给自己加勇气。
“其实……”铃仙接着说,“……那个……”
“你说吧,我挺得住。”

“蓬莱山/公主她回月球了。”
两人整齐地说。

“……哈?”
妹红如释重负。
“这不是好事儿吗!你们苦着个脸干嘛啦!这下大家的日子都好过了不是吗!”
“师父没走所以我倒没觉得有什么好高兴的……”兔子的耳朵明显垂了下来。
“那家伙走了我是很高兴啦毕竟对手没了嘛……”慧音看着妹红,“可是妹红你会伤心吧?”
“我?!为什么!那种混蛋早死早好吧!死不了滚回去就最好啦!”
“但上次听说吸血鬼找到了能回月亮的方法你不是都快急哭了……”
“你记错了!啊啊掌管太多历史果然会导致记忆混乱吧慧音你还是好好休息吧!呐!”
“关于这个……”铃仙很为难似的举起手表示自己要发个言,“公主留下了很多东西,收拾的时候我们看了一下,觉得还是交给妹红大人你比较妥当……”
“我才不要呢,那些莫名其妙的模型和游戏。”
“不是那些啦,总之,能麻烦你去我们那边一趟吗?”

“毫无疑问是所谓的恋爱日记。”
永琳无视被震惊占据了五官的妹红,在满地的纸张里随便拿起一张读了起来。

“某月某日,晴。今天也通过监视系统观看了妹红的日常生活,她有精神真是太好了。被意料外的食物辣出眼泪的样子很可爱,在走廊上睡得四仰八叉的模样萌翻了。虽然不会死,不过还是希望她不要因此感冒。”

“他妈的她什么时候安了监视器啊——!”
“请您冷静。”慧音把纸堆往前推了推,“总之这些东西我们也不知该怎么办,您要扔掉也好要拿来当草纸也罢,请拿走吧。”
小声吐槽着“草纸是怎么回事啊你真有把那家伙当主人吗”,妹红无可奈何地接受了。然后就坐在这个她从来不愿多呆的地方看了起来。

其实蓬莱山辉夜是什么样的人,她也不是不清楚。
就算总是窝在家里看动画打电玩,就算在NEET之路上一去不复返,就算说的话总是欠揍恶毒,就算干起架来毫不留情威力惊人,就算对她总是阴险狡诈没个好心。
但毕竟,她还是那个曾经让包括自己的父亲在内的无数男人倾心不已的,风雅高洁美丽不可方物的,才华横溢的公主殿下。
所以看着看着就哭了出来,应该也不是自己的错吧?

啊没错,那次她的确是害怕了。
如果她走了,她该怎么办。
虽然慧音还在,但总有一天,慧音也会死。
所以对藤原妹红而言,蓬莱山辉夜就是唯一。就算是彼此憎恨的也毫无关系,就算都讨厌到要将对方碎尸万段也不在意,就算相处的时间满是硝烟和血色也无所谓。因为唯一就是不可替代的。

而居然还有所谓的喜欢和爱。
在无可挽回的时候被发现。

“蓬莱山辉夜……你这个混蛋……老娘绝对要杀了你!总有一天要杀了你!”

“哎呀,都哭成个泪人儿了还嘴硬,小妹红也真是傲娇呢。”

听了几百年的声音却兀然响了起来。
蓬莱山辉夜弯下腰看着她,长长的发散落下来,帘子似的笼住了她。
“果然还是舍不得我吧?”
“你你你你会在这儿!”妹红飞快地蹭了把眼泪把自己抹成了大花脸,想要站起来却因为盘腿太久脚一软又坐下了。
辉夜哈哈哈地笑起来:“什么啊妹红你果然是个傻瓜!今天什么日子都不知道吗?”
“什么……日子?”
“哇看来不仅智商低情报搜集能力也很有问题呢~今天可是愚人节哦~”
“愚人……节?”
“嘛简单来说,就是妹红这种傻瓜活该被耍的日子啦。怎么样,被耍的滋味?”
“……辉——夜————!”
红莲之火瞬间照亮了整间屋子,妹红纯白的长发被也映得一片火红。
“哎呀要开打吗?我可是很乐意奉陪哦反正不管怎样最后赢的都是人家我嘛~”辉夜在屋子中央兴高采烈地跳来蹦去全不像个家里蹲,“不要犹豫啦快上吧别让我无聊啊~……啊咧?妹红?诶……你在哭吗?”
像是被这句话触动了开关,妹红开始肆无忌惮地哭起来,泪水又好像瞬间浇灭了火焰。她只是垂着头站在原地,一遍一遍地骂着蓬莱山辉夜你这个混蛋快去给我死成灰,音节间充斥的却不是恨意,而是不加掩饰的哽咽。

辉夜愣了几秒,最后却也只是茫然地站在原地,捏着袖子小声地说了句对不起。


[相马博臣×佐藤健]りゆう

相马博臣揣着新入手的把柄照片蹦进厨房时,一眼就看见佐藤健正在清点做圣代的材料,店长似乎已经把这小甜点当成了主食,搞得这位大厨天天都要为此烦心。相马看着这个身材高大的金发男人站在一堆面粉奶油和草莓面前又是挠头又是叹气,突然就笑了起来。这一笑就引来了对方一个回头,附带一记烦躁的眼神,因为嘴里叼着烟所以没有言语,但相马确信自己看到了他眼里写着的“有什么好笑的”。他想凭你这长相不在这时候爆粗口说“笑屁啊笑”这件事本身就有点好笑了,不过还是挂起万年不褪色的笑容说着“没什么没什么”走近了他。
于是变成了两个大男人一起审视甜点材料的场景。
“真是辛苦啊,佐藤,”相马抓起颗草莓往嘴里扔,“当厨师真是要操心很多呢。”
“你也是厨师好吧,”佐藤伸出手在半路截住草莓扔回袋子里,“别说得这么事不关己的。”
“要真说到圣代这事儿的话,跟我的确没什么关系不是吗?你也是啊,主厨就好好负责做菜不就行了,操心那么多甜点的事儿干嘛。交给外堂的大家做不挺好么。”
“你少给我说风凉话。”
“我又不喜欢八千代,当然可以说风凉话啊。”
“……”
相马满意地看见佐藤如自己所料的陷入了僵硬状态,然后捞出刚才的草莓几口嚼掉吞进了肚里。
“啊顺便告诉你,八千代刚才自言自语地说了想吃圣代呢。”

于是五分钟后。
相马看着圣代和背对自己的男人笑得乐开了花。
“该怎么说呢~果然恋爱中的人都是傻瓜?”
“要你管。”佐藤别扭的声音让他笑得更开心了,“端去给那家伙吧。”
“呐呐佐藤,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不知道。”
“是愚人节哦。”
“…………”
“所以八千代想吃圣代什么的,完全是谎话哦。”
“……你小子,搞这种事很有意思么。”
“有意思啊,至少我可以享点口福嘛。”拿捏着足音走过去端起玻璃杯里精致的甜品,“那我就开动啦~”

然后在奶油和水果的甜腻气息里努力挤出声音问。
“佐藤,你知道为什么店长那么痴迷于圣代么?”
“谁知道啊!你要吃就给我安静点吃不然就给我……!”

佐藤终于忍不住怒火,一摔菜刀气势汹汹地转过头来,不过驱逐的滚字最终没有说出口。
也是烂俗的桥段了。
相马掂起脚勾住他的脖子,把嘴里满满的香甜送了过去。

“因为真的很美味哦。”
松开对方的舌头后,他满意地舔着嘴角笑起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ページトップ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

↑ページトッ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ページトップ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