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 ↑ページトップ |

[DRRR][汤姆静]后知后觉

2010.05.08 11:08  自给自足才是根本

题目由蓝蓝路友情提供,感谢首长。
灵感来自于搞眉毛语时做BGM的w-inds或RADWIMPS或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或叔叔团SMAP的一首歌——我这么说是因为这些歌我都是第一次听而塞进MP3里我根本不知谁是谁——歌词依稀记得是“属于全世界的笑容,和只有我拥有的泪水”,当时就萌得我一片夕阳红。不过这个梗显然不适合拿来便宜临渣,按P网图的数量(何)自然就轮到了汤姆先生,温柔的前辈你好哇虽然17话你显得很不温柔。
以及小静……果然是个少女吧。(殴

也许在很多年以后,田中汤姆依然不会明白自己当初为什么会和平和岛静雄搭话。他从来是个推崇息事宁人少一事不如无事的和平主义者,因此对于那么个闻名遐迩的暴躁打架小能手,他本应该能避多远避多远,事实上那之前他也的确是那么做的。然而要发生的事谁也阻止不了。那天把一推车篮球弄回体育仓库时他看见角落里若隐若现一簇毛茸茸的头发,在光线影响下泛出柔软的咖啡色光芒,然后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他冲着那受伤小兽般的背影喂了一声。
接着就是自然的一秒停顿,一丝犹豫,然后他看见回过头来的孩子的神情。
于是就酿造了故事的一个起点。

“左拥右抱的呢,静雄,最近。”
“哈?”
露西亚寿司的诡异气氛万年不变,一定程度上可说是托了面前这位人大汉的福。汤姆点起饭后烟仰头看赛门并重复了一遍他刚才的话:“左拥右抱?”
“不行哟,汤姆先生,这么不注意部下的私生活。”
“我认为那是不该过度注意的地方?”
“但是我都注意到了哟~桃花朵朵开呢,静雄。”
“我只是猜猜不过……难道你指的是瓦罗娜吗。”
“没错哦,可是不全对~静雄身边的姑娘可不止小姐一个呢~不是有临也的妹妹,还有那个蘑头的小姑娘么~”
“那对双胞胎先不提,居然把小茜也算进来你真让我怀疑俄罗斯的风土人情。”
“想太多对身体不好哟,而且,最近表情变得好多了不是么,静雄。”
“唔,你这么一说倒的确是。”
汤姆把静雄最近的模样从记忆里滤出来在脑海中铺开来,什么都没来得及想,一瞬间思维却都全被软化了似的,深深浅浅的许多暖色调。平和岛静雄似乎笑得比以前多了,而且是多出很多倍,并没有特别令人愉快的好事,但他的确时常挂着微笑。该说不愧是出演过管家的人气男星的亲哥哥么,跟瓦罗娜说话时他可真像个来自十几世纪英国的地道绅士,从表情到语气都无可挑剔。小茜仍然时不时出现,面对背着不协调电击枪的孩子他也只是每次都伸手抚过她的刘海,“真拿你没办法啊”“学校怎么样啊”之类的话语从弯起宠溺弧度的嘴边泻出。如果出现的是折原家的双胞胎,说的话会变成看似烦躁的“怎么又是你两个小鬼”,但笑容仍然会在不觉间出现——相似的情况还发生在某个奇怪的绷带男身上,汤姆不记得自己有见过这个油腔滑调的大男孩,不过静雄似乎跟他认识,而且似乎把对方划进了自己不讨厌的家伙的范围。
——平和岛静雄,越来越像一个普通人了。
朋友的数目渐渐多起来,性格柔和了一些,似乎不再那么容易发火,跟人说话的时候可以平心静气,甚至偶尔还会说几个笑话——虽然那些从书上看来的段子陈旧至极,胆大如舞流还会借题发挥进行小小的嘲笑,但即便如此静雄也没有生气,他会厉声说小姑娘几句,最后还是笑起来,带着几分快乐甚至几分害羞。
要是那个折原临也,一定会狂叫着这样的小静太无聊云云然后又一次计划破坏静雄的生活,但是就汤姆而言,他只觉得这样很好,非常好。
毕竟他还记得初中时代的平和岛静雄是个什么样的孩子,他那老是竖起眉咬着唇的表情留下了太深的印象,周身冷硬灰暗的气场也是想一想就觉得神经疼痛,那是对人对己都不好的曾经,所以改变很好。
变成一个,会在许多人面前微笑的平和岛静雄。
唔,怎么说呢。

“一脸被老婆甩了的寂寞表情哦,汤姆先生。”
“哈?!说什么胡话呢赛门!”、
“果然不太好受吧,眼看着静雄受欢迎起来。没关系没关系我理解的,很寂寞啊,我也是。都没有我出场劝架的机会了呢。”
“不、那啥、我并没有……?”
“听听你自己的语气,完全不确定哟。”
“…………”
“不是说待会还和静雄有约么,在这发呆可不行哦。”
“……被你这么一说突然不太想去了啊。”
“这么退缩的话可会马上被甩掉的哦。”
“所以说你到底是以什么前提在进行这对话的啊。”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哟~总之快走吧~”
“明白明白,”汤姆叹着气把餐费拍到桌上,“你这张嘴果然是适合拉客啊。”

寂寞,么。
倒也真是不能否定,不过硬要说的话,果然还是比较接近看着女儿出嫁的父亲的心情吧。和那需要用到“被甩了”这说法的感情,大体还是不同的。
再说,静雄的笑容本来就不是自己的所有物。就算是从前,倘若对象是弟弟的话,他不也能露出很好的笑容么,毕竟是淌着相同血液的家人啊。跟那个神秘的快递员聊天时,心情也一直很好的样子。除此之外,除此之外还有。
还有……
要说后知后觉的话,也真是惊天动地程度的后知后觉。
除此之外,似乎,好像,可能,就只有自己了。
在发生这许多事认识这许多人之前,能让平和岛静雄卸下警笑得毫无防备好像童话里的孩子一样的人,能让他暂时从池袋最强干架人偶的称号里解脱出来恢复成一个普通的青年的人,也许,真的只有自己了。
而平和岛幽到底是个没有大把时间和哥哥见面的忙人,身为都市传说的骑手也有自己的工作需要忙。那么在这之外,能经常陪在静雄身边的人——确凿地,只剩下了自己。
虽然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交通信号恰巧转成红色,他站在人行道边上看见坐在对街快餐店旁边的部下们,瓦罗娜面无表情地看过来朝他点了点头,而静雄似乎正和坐在自己腿上的小茜携手对抗掌机游戏,完全没注意到他的到来。汤姆看着他咬牙切齿歪来倒去的样子不由笑起来,想着果然这小子孩子气的一面一直都没变。
车流缓缓地停下来,他调整了一下公文包的位置然后迈开脚步。

“嗯这里要从那边跳上去,掌握好角度慢慢地……啊啊静雄哥不要冲动你扔了机子也不会有用的!好了深呼吸,一、二……看吧成功了吧?”
“……谁来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到了快餐店才发现与其说两人在一起游戏,不如说小茜在指导静雄打比较恰当。汤姆不解地看了一会儿部下时而青筋满面时而露出跟在路边看到小猫时一样的脸红神情,终于转向了一旁的瓦罗娜寻求答案。
“以可爱为卖点的大人气游戏,在女性和儿童群中人气极高,就某种意义而言似乎和前辈波长极其吻合。无误。”
“被你这么公式化地一说觉得更加违和了……说来小茜,还真是小小年纪就有很多高端产品呢。”
“爸爸觉得不能经常陪我很内疚所以买的啦。不过有静雄哥在我根本就不会寂寞嘛。呐~?”女孩子笑着仰头征求同意,但被问话人显然沉浸在游戏中无暇回答。
还真是可怜的父亲啊……汤姆无言地按了按太阳穴。
不过看着这样的小茜,不知怎么的有些似曾相识。传说中的既视感?
……好吧其实只是,想起了初中时代的静雄而已。
那时候还真是个令人无法想象如今这个头的小不点,比现在的小茜无非也就高了几公分,而且细胳膊细腿,总结起来甚至可以说是楚楚可怜的样子——在大多数眼里这是个可恶的假象,不过对汤姆而言这和真正的静雄倒没有那么大的差距。他知道说出来不会有人相信,也觉得只要有自己知道就可以了。那个小动物似的平和岛静雄,会在走廊上等着自己下课然后一起去小卖部买面包再上天台啃,双颊塞得鼓鼓的却还是不停说话好像时间总是不够。会在看见自己的时候换上和平时截然不同的表情用力用力地挥手,即使当时他正跟人打得不可开交。说起来还曾经做了两人分的便当来,跟打过了很多工所以变得擅长料理的现在不同,那时在静雄手下诞生的菜肴色香味一个都没。率先吃了一口后彩虹的七色在小家伙脸上轮了一转,然后他一个劲儿低头道歉搞得地上都裂出了个大洞,而最后汤姆还是把焦成了碳的章鱼肠和一碰就快灰飞烟灭的蛋卷吃得干干净净。
因为是这么一个好孩子用心做的菜啊。
而且对这个孩子来说,只有自己一个。
“有学长在,我已经很满足了。”
他曾经无数次笑着那么说。

但是果然,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桌子那头静雄暂时搁下了掌机因为手机铃声响个没完,听起来像一下来了百来份邮件似的,他一边确认着露出了嫌麻烦可又不失高兴的神情(除了“妈的跳蚤怎么知道我的号码”那一封)。然后在小茜的指点下继续起游戏,不管怎么看都是很开心乃至幸福的样子。
在现在的平和岛静雄的世界里,自己只不过是很多人中的一分子罢了。已经不是无可取代独一无二的,最重要最重要的存在了。
不得不承认,相当寂寞。
但果然和老父亲的心情还是有着微妙的差别的。
真要给一个定义的话,大概是亲情和爱情各一份,兑在一起,再浇在心田,然后诞生出的某种萌芽——或者说,原料中爱情占的比例要稍微大那么一点。但就算如此又如何,平和岛静雄已经不再只有他一个人,而平和岛静雄的微笑也已经不是他独享的宝藏了。感觉极其复杂,酸甜苦辣似乎一并登场——这种感触果然应该被命名为爱。这桥段虽然出现在偶像剧集里固然很是美好,不过既然主体换成了自己这样的大叔,怎么也只会让人觉得恶心吧。

果然磨磨蹭蹭没有好结果,就跟赛门说的一样。
自己也真够迟钝的了。
幸好自己也算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汤姆啜了口咖啡,觉得比什么时候的都来得苦。


“抱歉啊汤姆先生,明明是我约你出来的,却一直把你晾在一边跟小茜玩……说起来那丫头怎么随时都无所事事的啊。瓦罗娜也是,怎么放个假也会遇见。”
才不是无所事事,是努力用最快速度做完事来找你的好吧。俄罗斯小姐对你也是执着的很啊。汤姆盯着在公园小滑梯上玩得高兴的孩子们,颇感无奈地想。
“说起来,约我出来是有什么事么?”
“啊,唔……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觉得懒得有个假期,两个人出来逛一逛也不错……吧。”
“诶?”汤姆一时没搞明白自己到底听到了什么,侧过头去看见静雄抓着头发脸通红的样子,更是感觉突然犯了脑溢血似的懵住了。
“不,那个,就是说,瓦罗娜来了之后基本就没有独处的机会了吧,所以,呃……呃……”说着说着居然开始对起了手指,看样子是紧张得无可救药了。
“可是静雄,”事后想起来汤姆觉得那时自己的脑袋真是被驴踢了才会问这种问题,可他的确问了,“我对你来说不是已经无关紧要了么。”
于是就看见部下的一切小动作瞬间停止,缓缓抬头的动作似乎伴随巨大的摩擦音,然后是金鱼般开合不停但发不出声音的嘴形,仔细看便会发现是在微微颤抖的唇瓣。以及再往上的位置。
田中汤姆仿佛回到了中学时代的那个下午。

“喂……平和岛静雄……对吧?你在这儿干嘛呢?”
小小的身影茫茫然回过头来。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张挂满泪水的脸。
很明显两个人都受到了不小的冲击所以当时的场景宛如按了暂停键,而静雄的反射神经似乎要好一些,所以几秒后他迅速地把自己抹成了个大花脸,跳起来很是虚张声势地吼着“少管闲事”,可是眼眶里没流干的泪水和抽动的鼻头出卖了他,而接下来他也没做什么只是挺起胸膛站着。汤姆在这诡异的对峙气氛中认真思考了一下,最终在逃跑和搭话和无视中选择了第二个,然后摸出手绢递过去说总之先擦擦吧。
静雄又愣了,并且这次似乎没了自动恢复的功能,所以汤姆(也不知吃了什么雄心豹子胆)走上前去替他擦干净了脸,一边尽量小心地说些无关紧要的话,比如这会儿还不走到家就该晚了啊,或者制服脏了呢怕被妈妈骂的话要不要我先帮你洗一洗,以及打架可不好呢会有人担心的。
结果所有工作都化为了泡影。
面前的后辈突然开始哭起来,肆无忌惮好像突然爆开的炸弹,泪水和鼻涕糊在一起但是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愿。好久没见过男孩子哭的汤姆一时慌了手脚,而最后他采取的沉默着搂住男孩的肩的行动应该是正确的选择。静雄很快停止了哭泣,他也没再问各中原因,只是两个人就这么认识并且熟了起来的结果无容置疑。田中汤姆成了传说中的可以驾驭恶犬的男人。这是流言中的说法,他本人只是觉得自己比起其他人跟静雄更亲近罢了,亲近得足以让他露出符合那个年龄的单纯笑容,以及,能让他在想哭的时候放心地哭出来,不必去想太多,也不用强迫自己忍着什么,而是痛痛快快地宣泄出泪水。

而现在,很出乎意料地,他透过墨镜镜片,居然又看见静雄眼里泛起了那么一点水光。他自认现在的状况绝不含任何值得哭的要素,但身旁的后辈明显很焦急,嗫嚅着似乎想说什么但就是组织不出语言,他也只好毫无章法地等着,觉得空气中弥漫着微妙的紧张和尴尬,甚至还夹杂一丝期待——然后,在宛若几十个世纪的几十秒之后,平和岛静雄结结巴巴、带着点不易察觉的哭腔说了——准确地说,是反问了。
“汤、汤姆先生,是、是讨、讨厌我了么?”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
“哈?怎么会……你突然在说什么啊静雄……?”
“因为不不不不是说无关紧要了么……!”
“我应该说的是对你而言我无关紧要……?”
“汤姆先生很温柔所以是顾忌我的感受才这么说的吧!真是……被我添了那么多麻烦,果然还是会觉得烦吧!啊啊啊我这个蠢货都干了些什么啊!”说着就拿头往长椅上撞,不撞个玉石俱焚誓不罢休的架势,害得汤姆费了好大劲才拉住他。
“添麻烦什么的,完全没有啦。”
“但、但是……!”
“听好了静雄,下面的话是一个大叔无聊的牢骚,没什么价值但是为了不让你瞎想我就说了。明白?”
“嗯……嗯。”
“我不知道你自己注意到没有,不过现在你身边真是有很多朋友呢,大家都很喜欢你,而你在他们面前也能很自然地笑——以前明明是只在我面前露出的笑容呢,所以我就觉得,啊,果然我已经不再被需要了吧。嗯,大概就是这样的。”汤姆停下话,看着静雄呆呆的表情,“那么,有什么感想?”
“呃……”
“嗯?”
“没、没有那回事!绝对没人可以取代汤姆先生的!”
“嘿,”突然就觉得心头轻松了起来,“那,可以让我听听理由吗?”
“呃?这个……”
“否则我相信不了啊,大叔心可是很脆弱的呢。”情绪变化得太猛烈,不由地产生了逗人的念头。他抿起嘴角,饶有兴趣地等待静雄的回答。
“嗯,嗯……”努力思考得脸都憋红了,“那个,虽然,虽然我现在的确是会对很多人笑了,但是……”
“但是?”
“只有在汤姆先生一个人面前,我才能……呃……放心地哭出来呢。”

相当简单的一句话,十分明了的答案。
听到之后顿时就有了“啊原来是这样”的感觉,然而在那之前,却无论如何也发现不了。明明是如此重要的事,明明是近在眼前的回答。
汤姆又想起了中学时代的事,想起了那时候自己看到的静雄的笑容和泪水。
果然自己迟钝到一定境界了。说不定,是跟面前这傻小子在一起太久被传染了吧。
他无奈又宠溺地弯过嘴角,然后伸出了双臂。

假如有这么一个人,他被很多人喜欢着,并且能在这些人面前快乐地微笑,但只在你的面前,他才会显露出脆弱的一面,他的泪水只会让你看到,他的悲伤只会让你知晓。那么你就应该明白,在他的世界里,你到底有多么重要。

“汤、汤姆先生?”
“嘘,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他拉近两人的距离,摘掉那曾经属于自己的墨蓝色太阳镜,看见那双琥珀色眼中的惊讶和还未完全消散的水光。

于是就开始了故事的另一个起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コメント(1)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ページトップ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好久不見了ww
這篇讓我激動得無以復加!!!
這兩個人超可愛的喔喔喔喔喔
不如說怎麼會這麼讓人揪心(搥胸)
湯姆先生最高wwww
謝謝空想君,好久沒看到這麼好的東西了!!
只有你才能把下禮拜就面臨人生大考的我釣出來啊^q^/(咦)

Ale | URL | 2010.05.09 21:30

コメントを書く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

↑ページトッ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ページトップ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